欢迎访问欧洲冠军杯竞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欧洲冠军杯竞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,迎接变化,勇于创新
关注欧洲冠军杯竞猜行业最新动态,第一时间传递有价值的新闻与资讯

072020-08
全国最大二手车市场交易量仍堪忧 有车商7月仅卖5辆车|新冠肺炎
坐在店里一边悠闲地玩着手机游戏,一边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人烟稀少”已是 近期花乡二手车市 的常态。  记者在花乡二手车市发现,整条车辆展位街区内除记者外并无其他客人,虽然在进入市场大门时,仅需测量体温及出示本人健康宝信息即可进入,环节相对此前已简化不少,但市场内仍是 客流罕至。而以往车水马龙 的验车区此时也无需排队,过户受理大厅内更是 门可罗雀、空无一人。  图片董天意 摄  本地客少,外地客无  “从7月到现在,我只卖了5台车,其中3台还是 通过微信朋友圈 的老客户卖出 的。”刘峰告诉记者,虽然目前花乡已降为中风险地区,但是 每天来市场看车 的客人仍屈指可数,尤其是 外地客户,由于担心回当地后被“强制隔离”,几乎都取消了来花乡购车 的计划。  作为全国最大 的二手车交易市场,北京花乡二手车市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花乡桥西北侧,常驻二手车商户超过500家。从2012年起开始蝉联“中国二手车交易市场百强排行榜”之首,交易量与交易额均居全国第一。  不过,今年上半年在疫情 的冲击下,花乡二手车市场正遭遇严峻挑战。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北京二手车交易量仅为18.8万辆,同比降幅达44.4%,交易量已滑落至全国第十。  “北京二手车交易量整体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,往常花乡二手车市场 的交易量能占到北京二手车总交易量6成左右,但由于地处疫情高风险地区,受到 的影响还是 很大 的。”知名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  “花乡二手车市场内大部分客源来自北京周边省市,其中不乏车商同行。”刘峰告诉记者,“基本上华北地区车商都以花乡作为主要批车渠道,毕竟大家都认为北京二手车 的车况更好、品质更高,能卖个好价钱。”  据刘峰统计,以往“外迁车” 的销售比例约占花乡二手车市总销量 的四成左右,如今无奈“清零”导致收入锐减,“周边跟我境况相同 的车商不在少数。”刘峰说。  资金已不是 最大问题  在花乡二手车市经营 的商户,除去高昂 的“屯车”成本外,还需有车位费等额外支出,但受到疫情影响,交易量每况愈下,众多二手车商面临较大资金压力。  以刘峰为例,其公司所在 的G区6号街为花乡二手车市场内车位租金较高 的区域,单车位年租为4.5万元,刘峰共拥有16个车位,仅车位租金每年便需要72万元。“这还不算线上平台推广费。”刘峰向记者透露,线上平台卖车同样需要交纳展位费,平均下来每个平台 的成本要在2万元以上。  图片董天意 摄  “现在资金其实都不是 事。”刘峰对记者说,据他所知,目前大部分花乡二手车商 的资金缺口并不大,一方面是 由于有越来越多 的卖家选择与商家合作 的方式卖车,即卖出后利润分成,为商家节省了收车资金。另一方面是 ,市场内有专门提供金融服务 的公司,只需上传手续及车 的照片即可放款,使资金 的短期周转使用较为便利。  “相比资金,目前车源才是 最大问题。”刘峰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在疫情影响下,个人车源信息十分稀少,而精品车往往还要面对同行间 的竞争甚至恶意加价。此外,合作4S店置换渠道受到疫情冲击更为严重,置换二手车量大不如前。  “现在市场上是 僧多粥少,收车价至少要比以前高5%左右。”同为花乡二手车商 的陈斌(化名)也向记者表达了相同观点。在陈斌看来,由于疫情期间进出京受限,绝大部分车商都将目标瞄准北京本地车源,导致竞争加剧。除此之外,全国部分地区实施“国六”排放标准又进一步缩小了车商 的收车范围。  此外,销路不畅导致 的“压车”,也让大部分二手车商倍感压力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研 的数据显示,国内二手车经销商7月份库存周期15天以内 的企业仅占13%,较6月份下降2.7%。15-30天 的企业为46.6%,较上月下降4.1%。而库存周期30天以上 的企业由6月 的33.6%,增长为40.4%。7月 的平均库存周期为34.9天,较6月份增加了2.2天。  “基本上现在只收畅销 的热门车型,不敢太压车。”据陈斌介绍,此前花乡强制闭市时,市场曾一度禁止所有人员与车辆进出,由于担心疫情 的反复无常,所以目前车商们在资金投入方面比较谨慎,市场中在售 的有半数以上还都是 年前收回 的车辆,“都在走一步看一步,疫情这事谁算得准。”陈斌苦笑道。  图片董天意 摄  转战线上平台“喜忧参半” 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最新调查数据显示,6月份国内二手车经销商线上集客量基本持平,线下集客量则明显减少。其中认为线上集客量“持平” 的经销商比例为90.2%,认为线下集客量“增加” 的经销商比例仅为1.2%,“持平”和“减少” 的比例分别为36.3%和62.5%。由此可见,通过线上平台交易,仍是 目前国内二手车交易 的首选方式。  “从目前 的情况来看,线上平台能多卖一辆是 一辆。”在刘峰看来,花乡二手车市线下客流恢复仍需时日,在此期间,依托于线上平台成为引流新客最行之有效 的办法,但他同时也对此方式有些担忧。  “我觉得买卖二手车,实地看车还是 最重要 的”刘峰对记者说,对二手车交易来说,由于车况良莠不齐,实地看车还是 非常有必要 的,这也是 大多数客户 的第一要求,但多数二手车平台 的盈利方式是 中介抽佣 的形式。  “平台会比较担心车商与客户线下交易,所以有时会引导仅看过车辆照片 的客户交付定金,这其中也经常会产生一些不必要 的纠纷与误会。”刘峰说。  在刘峰看来,二手车平台需要更多车商入驻以增加车源内容 的丰富度,提高平台整体竞争力,车商也寄希望于平台能带来良好 的引流效果。“车商与平台之间更像是 相互依存同时又相互排斥 的关系。”刘峰说。  “本应是 各取所需,报团取暖。但平台方会更强势一些,甚至会存在一些‘霸王条款’,但目前只好这样。”刘峰无奈地表示,对于二手车商而言,疫情何时能结束,市场何时恢复常态才是 他们最关心 的问题。  对此,颜景辉向记者表示,“下半年北京拟发放两万个‘无车家庭’购车指标,加上国三车辆报废高补贴等政策都将有效激活北京汽车消费市场,从而对北京二手车交易量有一定提振作用,但就整体而言,今年北京二手车市场面临 的形势仍十分严峻。”  记者|董天意
矢志不渝,做我国欧洲冠军杯竞猜产业的主力军

合作伙伴